【冬盾】Timeless Love

标题:Timeless Love
作者:拉斐尔(Kitty)
简介:不管发生什么事,最终他们总会找到彼此。
注意:第二人称写法。(我第一次尝试,把握不好请原谅)
等级:NC-17
说明: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只属于他们彼此。

Bucky篇(上)

三天又五个小时四十分。

你和你带领的小队正在郊外的一间废弃的工厂外围的木屋里待命。屋里没有灯,只有从到处堆积的废弃杂物表面覆盖的一层厚厚的灰尘可以看出来这里已经荒废了很久。傍晚的余辉穿过充满裂痕的玻璃窗而斜射进来,浮在空气里的无数尘埃被光线照得清晰可见。

屋里没有人在说话,大家都分散坐在不同的地方,默默地检查各自的装备。而你侧坐在离窗边最远角落的一个破烂发霉的木箱上,低着头,目光专注在左手握着的一把短刀。黄昏时的光照射着你的侧脸,留下的小半块阴影让你整个人的面部轮廓变得稍微柔和了些。

你正在西伯利亚执行任务。

随着斜阳的残影一点一点消失在地平面上,属于严冬的刺骨寒气也在逐渐渗透屋内的每一个角落。外面开始起风,强劲的风不断拍打着脆弱的玻璃窗,生锈的窗架发出了刺耳的嘎吱声。你抬起头看向窗外,灰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这种感觉对于曾经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你来说,并不陌生。

一场暴风雪要来了。
你皱了皱眉头。

三天又十个小时五十分。

屋外暴怒的狂风无情地袭击着这间破旧的木屋。与外面的呼啸声相比,屋内依旧无比安静。只有队员浅浅的呼吸声和偶尔摩擦衣服的沙沙声提醒着这里还有人。

你们在等。
等着一则即将从太平洋彼岸传来的消息。而在那之前,你们什么都做不了。

你将身体往后,闭上双眼,靠在墙上,慢慢的调节自己的呼吸频率。你在尝试压下此时内心产生的一丝烦躁和不安,这是你执行任务这么久以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额外的情绪只会干扰任务的完成,你一直是这么提醒自己的。

但是这次你做不到。

三天又十一个小时二十分。

你耳边的小型通讯器终于响起了电磁波细碎的杂响声。接着出现的,是通讯器的另一端,对方稍低沉沙哑的嗓音,听上去是说不出疲惫。

“Barnes。”在你听来,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无比清晰地回荡在你的脑海里。
她说,“我们找到【门】了。”

你跳下木箱,触地刹那沉重的军靴打破了空间里持续了许久的沉默。其他人也站了起来,她
他们的目光落在你的身上,等待着你的指令。你戴上护目镜,向他们一字不漏地传达刚刚收到的消息。

“【门】在工厂的四楼,我们还有三个小时。”

你推开门,冷冽的风如刀般割伤你裸露在外的皮肤。你呼吸着,感受到每寸空气里都充满着你无比熟悉同时又无比厌恶的东西。那是混合着血腥、杀戮和无尽痛苦的味道。你曾经被这片土地上的黑暗和寒冷完全吞噬,过着不能被称得上是活着的生活。直到你去了华盛顿,遇到了另一个人,那个人不顾一切地唤醒了你,给予了你新的生存意义。

你回来了,作为Bucky Barnes。可一同而来的,还有过往的所有一切。那些被尖叫、鲜血、恐惧充斥的记忆,也会陪伴你,折磨你一辈子,直至你永远闭上双眼。有人认为你不值得,因为忘记了痛苦远比记得来的幸福。

但你认为值得,因为那是你作为真正的人活着的证明。

你带领着你的小队成员,冒着风雪,慢慢靠近工厂。偌大的工厂完全融于无边的黑夜里,只留下深深的阴影,如同一个会吞噬所有的野兽,正张着血盆大口,等着猎物上门。

你不自觉地抬起右手轻轻按了一下胸口。那瞬间,你心里原先的烦躁完全消失了。只有你知道,隔着厚厚的衣服,在最接近心脏的地方,你放了一样东西。

那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的东西。
Steve的戒指。

很快,你按照红发特工发给你的地图和路线,非常轻易就找到了四楼最左边房间里的【门】


三天前。
你刚结束在土耳其的任务,回到神盾局。在上交完任务报告后,你没有参加常规的庆祝会,而是径直回Steve的公寓。

那是你和Steve共同生活的地方,也是被你视为家的地方。在你印象中,Steve在南太平洋岛屿上执行的任务应该已经完成了。你走上一级级阶梯,从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插入锁头,再转动。“咔哒”一声,门开了。

迎接你的不是Steve,而是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抱胸的红发特工以及她放在桌面上的一份文件。

你快速地扫视了一圈房子。Steve不在,这让你皱起眉头。
“Steve在哪里?”你问着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你的Natasha。
红发特工沉默了几秒,接着摇摇头。“说实话,我不知道。”

听到对方的话你愣了愣,正准备开口对方的下一句话把你定在了原地。
“我们失去了Cap的联系。”

Steve是在【门】里失踪的。

你坐在客厅的一张米色的小沙发,手指不自觉地抚摸着上面细软的绒毛。听着Natasha正在向你解释【门】。其实【门】指的是由宇宙魔方碎片残余能量形成的一个链接异空间和地球的通道。从某种程度上讲,和邪神Loki上次来地球开启的通道是一样的,只不过由于能量不足,【门】具有不稳定性和不定时性。神盾局研究了很久,也就知道【门】出现前和消失前所在地区会有强烈的电磁干扰现象。

“我们上个月在一个南太平洋的岛屿发现了一道新的【门】。这道【门】处于很稳定的状态,研究小组通过计算大概推测出距离它关闭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上头就派Cap和一个小分队去执行任务,将魔方碎片拿回来。刚开始的时候,除了信号时有时无,通讯比较差之外,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昨天……”她顿了顿,“【门】突然出现了严重的扭曲现象,我们意识到门可能要提前关闭了,就急忙让他们撤退。但是……来不及了。”

你没有说话,手仍然搭在沙发扶手上,感受着这舒服的触感。你记得这张小沙发,这是你和Steve一起去买的,那时你们都正好处于难得的任务空档期。Steve提议出去走走,顺便去你们常常逛的那间旧式商店看看,你们都偏爱老式的东西。

那张小沙发就放在角落里。
你第一眼就注意到它,因为实在是太像了。当你们还处于少年时期,居住在布鲁克林,每天过着平常不过的日子时,Steve的家里,就有这样的一张沙发。你常常会在Steve家蹭晚饭,吃完饭后两个人就会把这张沙发搬到天台,当然,你出的力比较多。之后你们会窝在沙发上,聊天聊到很晚。

你也不知道那时的你们,为什么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明明你们的爱好和性格都是这么的不同。你喜欢运动,喜欢交际,而Steve喜欢画画,喜欢一个人待着。聊的内容你已经不记得了,你只记得,那些晚上,两个少年喜欢挨着彼此的肩膀,环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一起抬头看着头顶上那片遍布夜空的繁星。

到最后,还是刚值完夜班回家的Mrs. Rogers把沙发上紧抱着一团发冷的你们叫醒,赶你们回Steve的房间睡觉。

年久的回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是那样的清晰。你仔细地打量着那张小沙发,然后它连颜色都和记忆中的分毫不差。你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怀念的笑容。

老板注意到了你的目光所在,走过来拍了拍你的肩膀,向你介绍。“这张小沙发是昨天一个小伙子放在这里的,他买了不到一个月,房子退了就拿过来卖的。”

你点点头,表示感谢。接着你转过头,看向不远处似乎对一副挂在墙壁的油画很感兴趣的Steve。你们今天穿的都是戴帽的便衣。午后灿烂的阳光从旁边一扇半开的窗户撒进来,落在Steve的身上,给他笼罩了一层浅浅的光芒。他的皮肤是如此的白皙,那头金发是如此的耀眼,他那湛蓝色的双眼里的显现出的是无比的专注。你想,就和以前一样。

“Steve。”你轻声唤了他一下,看着他用略为疑惑的望向你,你恍惚间把眼前的他和七十年前那张瘦削而苍白的脸重合在一起。你突然低头笑了一下。他更加疑惑了。

你伸出一直放在裤袋里的手,指向那张小沙发。他顺着你的手指方向望去,脸上从最初的不解到惊讶,他对上了你的眼。

“那不是……”
你点点头。他眼底里充满了笑意,嘴角也上扬,露出了一个如阳光般的笑容。你知道,他也记得。

那天晚上,你们把那张小沙发带回了家,放在客厅里。当然,你们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一起窝在那里了,那会压坏它。你和Steve坐在另一张长沙发上,各自在整理自己的文件。如今的你们的相处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这种沉默并不难堪,而是有很多事情,不用开口,你们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那是一种默契的沉默。



到现在,你坐在这张小沙发上,刚刚得知,Steve失去了联系。

“Nat,你来这里不只是来告诉我Steve失踪这件事的。”你用的是陈述句。红发特工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而是将桌面上的文件递给了你。你接过来,翻开第一页,在上面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这是你下一个任务。

“博士已经推算出【门】下一次出现的地点和时间了。”
你眨了眨眼睛。
“在哪里?”合上文件,你却久久得不到对方的回答。你抬头疑惑地看她,发现她此时看着你的眼神里带着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在西伯利亚。”她终于开口答道。


你还是来了。踏上了这片久违的土地。

看着眼前一处与周围相比明显扭曲的地方,你知道这就是【门】。你向你背后的小队打了一个手势,他们微点头,调整了姿势,握紧手中的枪,跟在你后面,进去了【门】。

现在距离Steve失去联系已经过了三天又十二个小时了。

TBC

===请使劲催我,不然我会拖坑拖到世界末日的。ORZ。Sy等下写完了再发

热度 32
时间 2014.12.16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