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草 无题(手腕梗)

蛮久之前一时兴起写的……画风狗血别理我。
真人RPS别当真,一切都是我脑补,里面微涉及乔峰。
不喜慎入。
不喜慎入。
不喜慎入。
重点的事要说三遍。
大概……也没有后续了吧。(哪里会有人想看。

————————————

李易峰曾经在一本粉丝送给他的书上看到过一段话,说的是世间上的每一件事都是无法预料的,也是无法逃避的,你越怕什么,有时候偏偏就来什么。这本书是比赛后一次接机过程中一个粉丝塞到他手里的,之后他因为在飞机上感到有点无聊所以拿起来随便翻了一页,就看到了这一段,接着他还很认真地想了想自己最害怕的是什么。

当时的他想着想着,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从裤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屏保,看着屏幕上他和那个人亲密无间的合照,眼神里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他有最亲的家人,最好的伙伴,还有最爱的那个人。有他们的陪伴,自己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只是当初的他怎么都想不到,有些事,有些人,真的都无法预料,也无法躲避。他将整颗心压了上去,换来的却是最赤裸裸的背叛。而背叛了他的人,也成为了他这一辈子最怕的东西。

李易峰从来没有想过他和乔任梁会在这种情况之下见面。之所以答应接下《小时代》的电视剧,他一方面是考虑到自己毕竟是演员,接戏也是为了有钱吃饭,另一方面则是简溪的角色性格和他在现实中也有重合之处,对他来说没有难度。

并不是说他没有演员的上进心,什么希望自己能够挑战自我演技,接一个好的戏他还是想过的。只是,有时候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他也在想,自己的角色在原著仅是一个感情炮灰,戏份不多,拍完了就可以走了。

所以当他在发布会现场看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一刻,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之后的事他也记得不太清了。他似乎在恍恍惚惚中认识了一个青涩而不失英气的半新人,名字是……

“哎!你又在走神了!”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在他眼前用力地晃了晃,尝试着把他已经游离的思绪拽回来,原本清冷的声音此时听起来的语气却略有些不满。

李易峰愣了愣,回过神来看向了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那个人右手拿着一罐已经开了的啤酒,左手张开了五指还在他面前晃着。俊气的脸上一对可爱的小虎牙完全展现出来,丝毫不吝啬自己灿烂的笑容。只是微微发红的脸颊出卖了他此刻少许的醉态。

杨洋,这就是他进入了这个剧组以来认识的第一个新朋友,也是不久前将他从尴尬中救出来的人。想到这,李易峰不禁苦笑,左手手指不自觉地抚上另一只手的手腕,白皙的皮肤上那一圈显眼的手指指痕的地方这个时候还隐隐作痛。那刺眼的红印提醒了他一个小时前发生的那一幕,是真的。

他那时候刚刚拍完当天的戏,正想着要回房间休息一下。他拍的是和林萧的分手戏,需要的本应是伤心欲绝,可他一整天的情绪都很不对。不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忘记了接女演员的台词就是忘记了做剧本上写着的动作。几次NG下来,导演虽然没有责骂他而是教他怎么去演,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很好的进入角色。他只觉得自己心里乱糟糟的有点难受。

好不容易搞定了所有的戏,导演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注意身体,提早回去房间里休息。

只是李易峰没想到,乔任梁正站在他住的房间外,靠着墙在等着他。

看到李易峰从电梯口走出来,乔任梁转过头,目光一直盯着他,深邃的黑色瞳孔里如同黑洞般,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情绪浮动。反倒是李易峰,看见他,脚步却是停了下来,一步也不肯往前了。

一阵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着。

好几次,李易峰的嘴唇微微动了,想出声,在话语即将冲出时他又选择了紧紧闭上嘴巴。他有太多的话想要说,可又都说不出口。他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发现他瘦削了很多,也成熟稳重了很多,和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了。

他变了。李易峰想道。随即他又在内心苦涩地一笑,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人又怎么可能不会变。况且在更早之前,他早已看不懂那个人的内心了。

最终还是乔任梁先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场面。
“易峰,我想找你谈谈。”

李易峰突然觉得自己的头有点痛。他勉强而有礼貌地朝对方笑了笑,向对方举起之前不小心被自己用力过猛抓得手里有点变形的剧本。

“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能不能改天再谈。我想回房间休息一下。”不知为何,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带有些难以察觉的抖动。

之后,他躲开了乔任梁投射过来的目光,迈开脚步往前走。只不过,在经过乔任梁的时候,对方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硬生生地拽停,然后大力一扯。这个措不及防的动作让李易峰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便整个人被撞到了墙上。一时间背部传来的疼痛使他不住闷哼了一声。

“你在干什么?!”
李易峰咬牙切齿地瞪着正抓着他手腕不肯放,几乎整个人要压上来的乔任梁。他的力度之大让李易峰都怀疑自己的手腕会不会被折断。

“我说了我想和你谈谈。”
“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你放手。”李易峰转动着手腕使劲挣脱了一下,换来的却是对方施加更加大的力气来压制住他。

“易峰。”
乔任梁突然出声,那语气和很久以前他还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温柔的他一模一样。那一瞬间,李易峰感觉自己心里某处伤疤被恶狠狠地挖了出来,血淋淋地被展现出来。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骤然变得杂乱,感觉到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够了。”不要再说了。李易峰觉得自己的头痛更严重了,眼前阵阵发黑。他紧紧地咬着下嘴唇,好不容易挤出了这两个字。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我……”乔任梁开口想要说什么,却被电梯口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打断了。
“你们在干什么!”那把好听温暖的声音对李易峰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救命稻草,他勉强转过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是杨洋。李易峰心里松了口气,他之前就和杨洋约好,说要找个时间对一下他俩的台词,看样子,他来的正是时候。


杨洋本来只是想找李易峰谈谈今天在片场时的事的。他在片场待了一会,看到李易峰的状态,心里有点担心,就想着晚上找他好好聊聊,谁知道,他一出电梯门口,就看到一个高挑的男人压着李易峰。

李易峰整个人看上去失魂落魄,白皙的脸上失去了血色,脸颊边有薄薄的冷汗,胸前起伏不定,似乎呼吸有点困难。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李易峰,之前的他总是笑容满满,眼里充满了自信。而那个压着他的男人,是扮演崇光的演员。他和杨洋并没有交叉戏份,所以一点也不熟。杨洋抿了抿嘴巴,心里对这个男充满了敌意。

李易峰是他的朋友,欺负他朋友的人就是和他过不去。杨洋大步往他俩的方向走去,眼睛一直放在李易峰身上,看到他被乔任梁抓住了手腕,眼里一沉,心中竟怒火中烧。

看着杨洋走过来,乔任梁皱了皱眉,放开了李易峰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改天我再来找你。”他叹了口气,直视着李易峰的眼睛,眼底里有着复杂的情绪。说完他便转身离去,也没有过多理会杨洋。

他一走,李易峰就仿佛被取下了枷锁,脱力地顺着墙壁滑坐在了地板上。杨洋也顾不上去关注乔任梁,他跑到李易峰跟前蹲下,紧张地伸手扶着他的肩膀。
“你没事吧?”

“……”李易峰轻轻摇了摇头。他的手回搭在杨洋的手背上,手心满是冷汗。杨洋注意到他手心温度微冷,不禁皱起了眉头。而手腕上刺眼的红色指痕又是狠狠地刺痛了他的心。

那个人和李易峰是什么关系?杨洋心里内心的疑问一个又一个的抛出来。他来是想和李易峰谈谈今天拍戏的事,没想到竟会遇到这两个人在起争执。他之前略有听闻乔任梁和李易峰的事,但了解不是很深。不过现在看起来,恐怕他们之间的关系,比网络上传得更加复杂。

杨洋担忧地看着李易峰。只见他苍白的侧脸露出了平时根本看不到的脆弱和无措,纤长的眼睫毛半垂下,呼吸声微微紊乱。看着这样子的李易峰,杨洋原本打算要问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他低头抿嘴想了想,和李易峰说了他平时根本不会说的一句话。他说:“我们去喝酒吧。”

李易峰抬起头,直愣愣地看着他,脑袋里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喝酒?”
“对。”杨洋对他咧嘴一笑,“喝啤酒。我陪你去喝。”

于是等李易峰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俩已经坐在了酒吧内的房间里。而杨洋正在喝他的第三罐啤酒。李易峰后知后觉才记起来,杨洋不会喝酒。
他伸手按下杨洋欲拿起酒罐的手,另一只手想去扶着他起来。

“别喝了。你不会喝酒就不要喝太多。”杨洋听到这句话,抬头迷醉地看着李易峰,似乎在思考着他是谁。看来是醉了。李易峰顿时就有些无语了。你说一个不会喝酒的人,还拉着别人出来喝是怎么回事呢?

杨洋先是迷茫地看了李易峰好一阵子,接着视线往下,停在了他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手腕上的红印还没有消退,杨洋不知想起了什么,一只手握住了李易峰的手掌,捏着他的手心,另一只手的手指则缓缓摩挲着手腕上的肌肤,似乎在心疼着什么。

手腕上的痛痒感使得李易峰不禁一缩,可杨洋捏住他掌心的手上的力度却让他的手缩不回来。而通过皮肤接触传来的那种温暖也使他心里微微颤动。

“疼不疼?”杨洋轻柔地问他。李易峰听到这句话,眼底里闪过了些诧异,随即他便露出了他今晚第一个笑容。

“傻啊你。”李易峰在杨洋耳边轻声地说。

之后好不容易才把喝醉酒的杨洋架回酒店房间里,李易峰觉得自己今天过得真不容易。他低头看着躺在床上脸颊微红,还不时嘟囔着什么的某人,不禁叹了口气。明明是他提议一起去喝酒,想不到首先倒下的却是他自己。

他走到床边,俯下身,打算帮杨洋将他身上沾染了酒气的衬衫脱下,却料想不到被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手腕。

“喂……这算什么,发酒疯了吗?”李易峰颇有些无奈,轻轻地笑出声。

“李易峰……”对方微弱的而带有沉重鼻音的叫喊让李易峰不得不靠近一点才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干嘛——”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杨洋将原本抓住他手腕的手一松,绕过他的双臂在背部交叉收紧,形成了一个拥抱,牢牢地把李易峰锁在怀里。

“你……”李易峰简直哭笑不得,哪有人发酒疯是要抱抱的,他尝试推开杨洋,而动作却在下一秒杨洋开口以后僵住了。

他听见杨洋说,“我会一直在的。”

这么多年,李易峰都是独自一个人承受了那个人走了之后留给他的所有委屈和难过。他不再在脆弱的时候半夜打电话给经纪人说的话语无伦次,他也不再是那个公司要求他要表决心才让他上节目的人。他表现出来的成熟和开朗自信骗过了所有人,却唯独骗不了自己。

他渴望有人能懂他的孤独,懂他的脆弱。那个遇到伤心事情时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过一天的他,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变过。

他要的其实不多,只是希望有人陪在他的身边而已。

李易峰抬头看着杨洋,他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过杨洋的外貌。长的真的挺帅的,他打量着杨洋,觉得他和自己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帅。不笑的时候清冷安静,笑起来的时候又很阳光。他给人的感觉很有安全感。他现在虽年轻,但略带稚气的轮廓也阻挡不住军人出身的英气,假以时日,他一定会吸引到很多人的目光。

“傻瓜……”李易峰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正抱着他不撒手的杨洋听还是说给自己听。他没有再去推开杨洋,而是卸下了身上的力气,靠在杨洋的身上。他确实是很累了。

“谢谢。”这是李易峰在被困意入侵后在心里对杨洋说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是他的话,也许自己真的能稍微,即使一点点也好,不会感到那么孤独。


不知道打TBC还是END……

热度 46
时间 2014.09.30
评论(5)
热度(46)
  1. 身为颜控狗也是有自尊的落灯 转载了此文字
    一定要转!写的好好呀~赞赞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