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最后十二个小时(修改版)第二章-第三章

第二章

“我拒绝这个请求,长官。”

面对着Bucky毫不留情的拒绝,Fury没有露出一丝责备。他用没有被眼罩遮住的那只眼睛直直地看着Bucky,黑色的眼珠一点都透漏不出他目前的想法。只是那犀利的目光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铜墙铁壁能够阻挡住他的入侵。这让Bucky想到了当初在墓园Fury临走时往他所在树林方向的一督。他不确定Fury有没有察觉到他当时就站在那片阴影,抑或只是预感到有东西在那里而已。

这个男人,敏锐得可怕。他也许在战斗力方面不如钢铁侠、黑寡妇或者是鹰眼他们,但另外一个方面,他也有着其他人无法与之匹敌的强大,那是一种能够召集并领导众人的能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才是最难对付的人。Bucky暗自在心里给这个男人竖起来最高级别的警惕性。而Fury并不知道Bucky此时对他的想法。他在仔细打量Bucky后开口说道。

“你不用那么快拒绝我的请求,中士。我会给你一些时间去考虑清楚,然后再回答我。”

Bucky沉默着。

Fury还想说些什么,但一阵急促的提示音打断了他。他将目光投向了放在桌面上的电子钟,然后眉头微皱,似乎想起了某些让他感到非常不满的事情。不过他没有立刻表现出来,而是在向Bucky稍微示意,让他等自己一会儿之后就随手按下了面前的立体屏幕按钮。

拥有黑发黑瞳的助理Tina 即时的影像出现在上面。她淡淡地朝Fury点头。
“长官。”
“Tina,等一下华盛顿政府关于美国队长后续事件相关进展的会议直接转接到我的办公室来。”
“了解,长官。”对面穿着黑色正装的女人表情严肃地回答后,Fury关闭了立体屏幕,往后靠在了身后黑色真皮的转椅背上。

“中士,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们直到现在都没有公布美国队长已经逝世消息的原因吧。”
Bucky没有立刻回答,但Fury知道他很清楚答案。他抬起头,和Bucky浅褐色的眼眸对视着。Bucky首先移开了目光。

“因为美国队长不能死亡。”

Bucky明白,对于整个美国来说,美国队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战争的信仰,它被寄托了全美国士兵对于某种胜利的渴望和追求,它也同时代表着永恒的勇敢,正义和胜利。美国队长是人们心目中伟大的英雄,是先锋,是不可战胜的精神象征。从很早以前,政府就清楚了解到美国队长对于人们来说,在精神方面所能成就的贡献远大于实战中。

人们需要美国队长这个英雄,但对于成为英雄的人是谁,是如何成为英雄的,他们并不会在乎。实际上,美国队长并不是对一个人的称呼,而是一个可以由很多人来继承和使用下去的代号。

换句话说,人们需要的只是美国队长,而不是Steve Rogers。

“你理解得很准确,中士。”Fury的目光放缓和了些,一种混合着无奈和伤感的神情闪过他仅剩的右瞳。虽然出现的时间很极短,但也足以让Bucky充分了解到一个事实:Fury感到悲伤。

“我们失去的只是Steve Rogers,不是美国队长。”这时候Fury的声音比起平常更来得低沉。尽管他的表情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连呼吸频率都不曾有明显的起伏。

Fury的表情让Bucky想起来复仇者联盟的其他人。他们现在都已经恢复了原来的任务行动。看起来那件事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们的行动能力。当然,如果将那高于平时好几倍的完成率和对待敌人的异常残暴忽略不计的话。

Bucky甚至开始妒忌他们了。

妒忌?Bucky愣了愣。
我……在妒忌他们?

他为什么会妒忌他们?他又是为了什么而妒忌他们?他已经失去了正常人应有的情绪感受,理应不会再感受到这种极端化的情绪才对。

但他刚刚确实是用了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Bucky因为这个事实而感到有些不解。也许是他的疑惑显现在他的脸上,Fury朝他看了一眼。“中士,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Bucky因为这句话而回神,他选择忽略了自己心中的不安。他低下头思考了几秒,然后问出了一个他从刚刚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我想知道为什么您用的是请求而不是命令?如果是命令的话我将无法拒绝。毕竟你是我的长官。”听到这个问题之后的Fury将身体往前,双手交叉着摆在桌面上。他从下方抬头直视着Bucky。

“因为我希望你是心甘情愿去接受并继承美国队长这个称号的。”

“心甘情愿?”
Fury点了点头。“那是他所希望的。”不用问,Bcuky随即知道Fury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Bucky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房间的。他恍然地走进电梯,按下楼层之后就靠在身后冰冷的金属壁上。他紧握的手中多了一条钥匙。

这是属于X-08510储物室的钥匙。
小小的,凉凉的,现在正躺在他的手掌中间。

“中士,我有东西要给你”临走前,Fury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丢给了Bucky。Bucky接住了。他站在原地,脚步没有动。浅褐色的眼睛疑惑地盯着手里的钥匙。“这是?”

“X-08510储物室。”Fury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也就是俗称的遗物存放室。”
“……”Bucky垂下的眼睫毛轻轻一震。
观察到他这一细小举动的Fury眼睛微眯,嘴角稍稍有了些角度。他移开椅子,站了起来。
“他有东西留给了你,去拿吧,中士。”


“长官。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在Bucky走了之后一直站在Fury背后默不出声的Hill探员轻轻地问道。Fury默许了。
“为什么长官您能如此确定Bucky Barnes会自愿成为第二代美国队长?无疑他的情感缺陷将会是一大阻碍。”

Fury转身面对着Hill 探员的方向。他看着她,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你是从什么方面判断Bucky Barnes有情感缺陷的?”

Hill探员沉默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看向Fury,“您的意思是……其实他并没有情感缺陷?”她微微皱起眉头,“难道他一直在装?”
对于最后的猜测Fruy摇了摇头进行否定。“他没有装。”
“那到底是……?”

Fury双手放在背后握着,走到办公室正对面的玻璃外墙边上,俯视着前方高低不同的各种大楼和纵横交错道路上飞速驾驶的车辆。他属于军人挺拔的身躯被阳光照射着,在地板上映出一个斜影。

“Bucky Barnes的内心判断恢复记忆后所面临的情感崩溃他本身并不能接受,所以从恢复记忆的那一刻起他就下意识的屏蔽了自己的情感。”

Hill探员走到他身后。“您的意思换句话说就是,他自己在情感和记忆中间筑起了一面高高的铜墙铁壁?”

“没有错。但就像是世界上任何一面墙一样,它本身的高度是固定的。当想要阻挡的东西高度一旦超过墙壁的顶端,一切都无法阻止了,那面墙很快就会全部倒塌,然后,久违的情感就会在脑海里涌出来,蔓延占据在每一寸空间。”

“Bucky Barnes会崩溃吗?”Hill探员看起来有些担忧。

“不会的。”Fury伸出手触摸了一下盖在左眼上的黑色眼罩。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不时隐隐作痛的左眼。他转头回去看了Hill探员一眼。

“因为击毁他墙壁而漫没他世界的,会是一片深邃无垠,无比温柔的蓝色海洋。就像是……”他抬头看了远处。Hill探员朝着他的方向望去,那是天空。她喃喃地接上了Fury的话。

“就像包容的天空一样。”



第三章

直到电梯门在X-08510储物室的那一层打开前,Bucky的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想着什么。他想停下脚步。他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应该去储物室,但他的身体却一直朝着那个方向走。就好像有什么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呼唤着他,督促着他向前走。

X-08510储物室就在走道的尽头。这里平时没有什么人会来,所以比起其他楼层的人来人往,这一层显得格外冷清。

“嘀——”磁卡通过检测的声音响起,X-08510储物室的金属门随即打开。

Bucky犹豫了半秒之后慢慢地走进了房间。室内白色的自动声控灯光瞬间照亮了整个空间。

房间算不上很大,里面的布置也十分单一。几个长型的灰色铁柜按照一定的距离整齐地排成几列。而每个铁柜又分成数十个上锁的小柜子,小柜子的左上角有一张小小的白色标签,上面写着该物品所属人的名字和逝世日期。

写上名字的标签并不多,这不出奇。牺牲的人们的遗物多数已经交还给了他们的亲属保管。最后存放在这里的,都是那些没有亲人或者没有人来领取的,属于死去的人们的物品。

Bucky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写着Steve Rogers名字的柜子。他看着左上角的标签,用手指细细的划过那个名字,冰冷的金属触感提醒着他,他所处的是遗物储存室。他将钥匙插进钥匙孔转动,然后轻轻地往外拉。

摆在最上层的是一本有些发黄的素描本。看起来有一些年头了。Bucky猜这本素描本大概是Howard Stark在Steve认定失踪之后留下来的。直到七十年过去了,Steve从冰冻状态中醒来,这本本子才又回到了他本人的手中。

Bucky将素描本拿了出来,一页页地翻开来看。30年代末在街头玩耍的小孩子,转角处的舞厅门口的少妇,路边骑着自行车送报的青年,骑着独轮车做着滑稽动作的猴子……每一张画的最下面Steve都会写上完成的日期。

最后一张画上画的是两只小鸟在枝头相互嬉闹着的场景。

1943年,纽约。

这一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刚踏进十二月,大雪已经铺天盖地地漫没了整座纽约城。放眼望去,建筑物的屋顶,街道的路面两旁,停在路边的车辆顶部上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寒冷刺骨的风呼呼地不断打着窗户上的玻璃,打出啪啪声。

原本热闹的街道变得十分冷清。店铺还开着,但几乎没有客人。偶尔有行人路过,也是匆匆忙忙地向前走。尽管身上的衣物非常多,但还是从他们边走边哈出白气可以看出天气有多冷。

整座城市弥漫着苍白萧寂。因为战争所带来的特有紧张肃杀的气息渗透到了每一寸因为下雪而略带湿润的空气中。

这种糟糕的天气对于即将外出执行任务的士兵们来说,实在是一个极为不利的条件。可是他们的计划时间绝对不能够推迟。对于他们无法改变的自然,士兵们能做的也只有勤加操练,熟悉计划要求。

Bucky吃过午饭过后就想找Steve商量一些事。当他问一个平时负责守卫的士兵时,他才从士兵的口中得知Steve整整一天都没有怎么吃过东西。

他叹了口气,去饭堂拿了些面包和牛奶。可当他站在Steve房门前准备敲门时他又犹豫了。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

他很担心Steve。尽管他心里很清楚地明白如今的Steve已经足够的强壮,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自己的照顾,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自己。对于不用再经常麻烦到Bucky这一点,Steve感觉很开心。Bucky也很为他感到开心。

但与此同时,Bucky内心也不由得泛起了苦涩。他一直不愿意也不敢去承认的一个事实。那就是或许Steve根本没有他想的那样那么需要自己。

没有自己,现在的Steve依旧会过的很好。他会带领美国的士兵赢得最终的胜利,他会站上高处接受人们的欢呼和赞扬。总有一天,他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还没有等他继续想下去,房门“咯吱”一声就被打开了。里面的人见到Bucky显然很吃惊,一双湛蓝的眼睛微微睁大。

“Bucky?”但当他注意到Bucky端在手里的盘子上的面包和牛奶时,瞬间他明白了Bucky的来意。
Bucky知道他没有去吃饭,所以拿了食物过来给他。

Steve忽然心头一暖,嘴角边的弧度不禁上升了几度。“这是给我的吗?”他看着Bucky,蓝色眼眸带上了柔软的温度。

“不然呢?难道我还打算在你房门前面吃饭吗?”Bucky眨了下眼睛,眉头一皱,“我才不是某些疯狂的粉丝。”

“嘿,也没有那么糟糕好吧。”Steve笑了笑,挪身让Bucky进来。

Bucky进去后就把端着食物的盘子放在床边的木桌上,然后在床边坐了下来。Steve则坐到了桌子旁边的一张木凳边,面对着Bucky,拿起面包就慢慢地吃了起来。Bucky期间也没有说话,只是在看Steve之前摊开放在桌面上的素描本。

等Steve喝完牛奶,把瓶子放回盘子里的时候,Bucky把素描本翻到了Steve画到了最新的一页。那是一只站在繁茂枝头上的小鸟。

“一只小鸟站在春意盎然的枝头上?它在歌唱春天吗?”Bucky抬起头问Steve。

“不,不是的。”面对着Bucky投过来的充满疑惑的目光,Steve笑着把本子接了回来。“不是一只小鸟。”他指着那只小鸟旁边的空白位置,“这里还有一只。它们在嬉闹。”

Bucky挑起了一边眉头,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好吧。”他看了一眼Steve,“那是两只小鸟。”

Steve将盘子往旁边移过一些,把本子在桌面上打开来。Bucky帮他将掉落在地上的画笔捡起来递给他。“怎么,你还想现在就把另外一只鸟画上?”

“谢谢。”Steve接过笔,朝Bucky报以灿烂的笑容。“我正有此打算。”
“那我就坐在这里等好了。我对另一只鸟还挺感兴趣。”Bucky咧起嘴角,双手交叉搁在膝盖上,右肩靠着墙。

“随你便。”Steve看着他这么说着,眼神里却完全没有要送客的意思。

房间里很安静。
Steve十分专注地画着,笔头在画纸上不停地滑过,勾勒着流畅细腻的线条,发出沙沙的声音。Bucky看着在台灯暖黄色的照映下,鸟的轮廓一点一点浮现在画纸上,突然有种错觉。仿佛他们回到了当初两个人在挤在一间狭窄的房间生活的时候。

当Steve坐在那张破旧不堪的矮桌前画着画,他就喜欢坐在床边一边安静地看着书或者是做一些事情。等到夜深了,他就把Steve从桌子边移到床上,保证他不会因为过于专注在画画上而忽略了自己的睡眠。

Bucky半眯着眼,温柔地看着Steve的侧脸,看着他在灯光下那狭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留下浅浅的阴影。那双通透的眼眸里映出的只是画纸上不停移动的画笔。这样的Steve显得安静而太过美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身边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或者变好了,或者变差了,又或者已经消失了。但他们还在这里,继续着生活,继续着努力。
他们还在一起活着,这一点已经足够了。

就在Bucky回想着过去的时候,Steve突然间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Bucky。”

“……怎么了?”Bucky抬起头,发现Steve的目光越过眼前紧闭的窗户望向了外面被薄薄的白雪遮盖住,没有一片叶子的树枝。

“等一切都结束之后,冬天我们就去打雪仗吧。”似乎感觉到Bucky询问的目光,Steve 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一下。

“上次……在酒吧庆祝的时候,士兵们喝酒的时候都在说他们小时候玩的游戏。他们每个人都试过在冬天下雪的时候和自己的玩伴打雪仗。那听起来很有趣。”Steve望向Bucky的眼神里似乎带有些抱歉和愧疚。

“而Bucky你为了照顾一到冬天就经常性生病的我,每一次都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叫你出去玩的同伴的提议,选择留在我身边。一年又一年。”Steve眼里闪烁着水汽,他低下头,“我这才意识到我原来是这么的自私,霸占了你本应该拥有的时光……我很抱歉,Bucky。”

话音刚落,Bucky身体就往前,伸手快速地往Steve的脑门弹了一下。力度不大,只是声音清脆地回荡在房间里。Steve则是完全是愣住了。

见他这副模样,Bucky又抬起手向前伸去。这次Steve就像是以前很多次做过的一样,瞪圆了眼睛,反射性的捂住了额头。

Bucky叹了一口气,放下手,在床边坐直,直视着Steve。“怎么,你个子长高了,力气变大了,脑袋就变糊涂了吗?还是说这是血清的副作用?”

“Bucky……”还没等他说完,Bucky就打断了他。

“你听好了,Steve Rogers。我从来就不是强迫自己去照顾你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当然,你现在不一定需要我的照顾。只是,你要明白一点。你从来就不是我的负担,以前和你过的生活,为你所做的事我没有后悔过。一次也没有。”

Bucky停顿了一下,语气柔和了下来。“所以关于你刚刚的关于雪仗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好。”

等一切都结束之后,他们就回去布鲁克林。等到冬天下雪之后,一起去打雪仗。
Steve眼里恢复了笑意。他点点头,把目光放回到画纸上来。

那一天Bucky意外地没有等到Steve画完就抵不住困意挨着墙沉沉睡去,第二天他还没来得及看到最后完成的作品就被急匆匆地叫醒,出去集合准备出发。

原来这就是那幅画。

Bucky站在柜子前,仔细地看着画。他注意到在画的最下面所标上的日期是Steve和他在执行一次任务的三天前。在那次任务中,他从火车上坠落,被厚雪冰封,直到被苏联人发现,带回了他们的机构进行洗脑。而Steve则在不久之后带着宇宙魔方驾驶着飞机冲向了冰原,陷入了沉睡。

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实现那个美好的梦想。

Bucky合上素描本,将它按在了胸前。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心跳在不停地加速着,仿佛下一刻就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持续不断地翻滚着,涌动着,挣扎着要冲破薄薄的保护层。他的耳膜处传来阵阵鼓动和嗡嗡作响的杂音冲击着他的大脑。

Bucky深呼吸着,努力地将一切的不适压抑住。他没有想到一本素描本会让他内心会有这么大的起伏。他知道,只要他把素描本放回去柜子里,不再看其他东西,走出储物室,等过一段时间这种不良反应就会消失。

但是,他不想就此停在这里。他想继续下去,他想继续了解过去的Steve Rogers和Bucky Barnes 的情感。而不是只拥有冰冷的记忆。

Bucky控制住自己手的微微颤抖,把本子放在地上后就去看柜子里剩余的东西。
有那么一瞬间,Bucky屏住了呼吸。他原本想要伸手去拿东西的手就那么停在了那里,僵住不动。

放在那里的,是一本日记本。
Steve Rogers的日记本。

TBC

下一章重写了……

热度 20
时间 2014.09.17
评论
热度(20)